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三支一扶 > 備考指導 > 申論技巧 >

三支一扶申論熱點: 女兒繼承亡父公積金不該“跑斷腿”

2019-06-24 17:16:02 | 閱讀:  |  來源:

2019年三支一扶考試公告已經發布,為了幫助考生備考2019年三支一扶考試,精圖教育公務員考試網特別整理了三支一扶考試申論熱點:“女兒繼承亡父公積金不該“跑斷腿”。供考生參考,具體內容:

背景:2018年4月,西安樊女士的父親因病去世,她憑父親單位出具的證明,前往銀行提取公積金。銀行要求她提供自己是唯一合法繼承人的證明。在開具了爺爺、奶奶和母親的死亡證明后,銀行又提出需要外公放棄繼承的聲明。帶著寫了聲明的外公同往銀行,樊女士又被要求進行公證;公證完了,銀行接著要求提供法院裁判文書。外公年事已高,沒有繼續配合去法院,樊女士把外公起訴至西安市未央區法院,后因不妥撤訴。再后來,樊女士又找銀行掰扯,按銀行要求出具了一份她是其父唯一繼承人的聲明,銀行才“放行”。

新京報發表于立生的觀點:涉事銀行之所以要樊女士開具一系列死亡證明,無非意在排除其他合法繼承人的存在,防止樊女士獨吞,損害其他合法繼承人權益。可是,她外公的放棄繼承聲明,真的需要公證甚至經法院裁判進行司法確認嗎?不要說是住房公積金的繼承了,哪怕房產繼承,司法部、建設部1991年出臺的《關于房產登記管理中加強公證的聯合通知》,都已因抵觸《物權法》《繼承法》等法律法規,于2016年被司法部正式廢止。而2016年正式實施的《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14條則規定:“因繼承、受遺贈取得不動產,當事人申請登記的,應當提交死亡證明材料、遺囑或者全部法定繼承人關于不動產分配的協議以及與被繼承人的親屬關系材料等,也可以提交經公證的材料或者生效的法律文書。”由此可見,對于相關材料,行政確認及民事協議,同公證確認、司法確認,是都“可以”的并列關系,而并不是非要經公證處確認,甚至經法院裁判進行司法確認不可。盡管繼承權強制公證,在一些領域,在法律層面已被廢除,但一些機構在實踐中,還是延續了舊有機制的強大慣性,動不動就對辦事民眾亂提要求,甚至層層加碼。所以,相關管理機構,諸如央行、銀監會之類,對于一些銀行給辦事民眾附加義務的亂作為做法,還得出臺配套規定,尤其罰則,加以禁止。

小蔣隨想:在忍受喪親之痛的同時,還要為處理遺產“跑斷腿”,這樣讓人心力交瘁的事,旁人沒法當成“熱鬧”看,因為誰都有可能會遇到。此事的最大啟示是,有關單位(如銀行)的審核不能變為刁難,更不能在不懂法的情況下給當事人胡亂提要求。回顧本例,樊女士的家庭結構相對簡單,對財產分配也沒有爭議,銀行要的證明開了,公證也做了,已經夠繁瑣、夠配合的了;可銀行楞說“還要提供法院裁判文書”,生生“逼”得樊女士起訴外公,“沒事找事”差點引發家庭矛盾。法官說的很明白,經過法定程序公證證明的法律事實和文書,人民法院應當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連法院都認可樊女士外公的放棄繼承公證書,銀行卻“不認”,這是極為吊詭的。后來,經法官釋法,樊女士撤訴,還得和銀行掰扯“公證有效”。即便如此,銀行依然不認可,又讓樊女士出具了一份她是其父唯一繼承人的聲明。轉了一大圈,看客們都覺得難以承受,不禁要問:“她是其父唯一繼承人聲明”難道比其他一系列證明和公證還“管用”?如果是這樣,做那一大堆證明和公證作甚?若非如此,不是折騰人?政府部門尚且大力簡政放權、便民利民,其他機構更應如此。在處理公民財產的問題上,有關單位慎重、依法、依規,大家完全理解。可如果有些“規矩”既無法律出處,又與人性化服務背道而馳,該由誰廢除?

以上就是“三支一扶考試申論熱點:“女兒繼承亡父公積金不該“跑斷腿”的全部內容,更多考試信息點擊精圖教育三支一扶考試網

精圖公考培訓課程推薦:2019年三支一扶筆試課程

     精圖教育
關注精圖教育微信,政策問題實時答,考試信息不漏看。


申論技巧本月排行
申論技巧相關推薦
手机麻将作弊器哪里买的到